俄海军节阅兵盛况提前曝光

朱广权出中秋新句

儿童教育方法:90后加入发际线保卫战

2019年10月22日 11:24


  下面我要讲一个故事。总体来说,这是我听来的一个故事,有的片段是听路边地摊上的废旧杂志絮叨,有的是同学聚会上两箱啤酒见底后扯淡杀时间顺来的,有从亲人虚掩的房门li泄露到我耳朵的,还有就是(我不确定它占据我记忆的多少bi例)是我自己讲给自己听的。以前有个叫顾城的偏执狂说他看见好诗就觉de都是自己写的,我听到好故事就觉得都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间一久,那些听来的故事和我的记忆厮混得很熟络,倒把我抛在脑后了。这样的一大好处就是,故事不会像一个满肚子情绪的泼妇在扯嗓门,到激动处恨不得满地打滚,而显得冷静克制多了。
  现在我铁面无私地把整个故事和盘托出。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倒是愿意交代一下故事发生的背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期出生的人面临一个窘境,长一辈的亲戚可以拉出长长一个名单,叔叔婶婶大爷大妈姑姑姑父姨姨姨夫舅舅舅妈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里像柴米油盐一样是常见而必要的。然而这是最后一代,再往下一代像妯娌这样的称谓基本上可以进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了。当然,有些人也觉得它们一点没有被当作“遗产”的必要。上一辈人很大程度上参演了我们自己导演的人生短片(相较于一代人的史诗,个人充其量是短片),更流行的说法是微电影。亲戚作为群众演员,其实并不知道我们到底要拍什么,但对于电影情节的走向,他们起到不论怎么修饰都不为过的作用。然后一代后,他们的微电影角色大大清减。而上上辈的故事,也仿佛在另个宇宙空间里发生。
  我父亲是家中的第一个儿子,往上有两个姐姐,下面有三个弟弟,最小的弟弟刚出生时夭折了,也就是我未曾谋面的四叔。自此奶奶也再没有怀上过孩子,索性把宠爱一股脑塞给三叔。从古至今就有这样一条不变的定理,皇帝老子最疼长子,普通百姓最疼幼子。但普通人家对幼子的疼爱程度,其实仅仅是奶奶疼父亲和二叔的程度。奶奶的宠爱是辐射状的,像阳光倾城,没有重点,只是三叔的位置被安排在更向阳的位置罢了。
  爷爷是一个知识分子,那个年代知识分子这四个字写在纸上纸都要重了起来,分量十足。年轻的时候他作为学者曾代表中国赴前苏联考察访问,一张在圣彼得堡的照片裱在框子里一直摆在墙上显眼的位置。他生性淡泊,为人谦和,无不良嗜好,不吸烟,不喝酒,偶尔养花,也仿佛是养给天看。只是书,藏了不少,后来退休后他又搬回窑洞里,睡觉的屋子再往山里单独辟出一个隔间,十平米见方,dui满了书。他喜作批注,从不折书。他常穿一件呢子风衣,戴黑框眼睛,比起现在小年轻们所流行的那种黑偏灰,色调没那么跳跃。
  这个城市坐落在盆地,是李四光当年勘探地形时标注的地震易发区域之一。据说当时标了四个地方,其中三个已被不幸言中,唯有这里不信邪,站如松坐如钟,也许是因着被东西两座山紧紧夹着的缘故。这里东面的山叫东山,西面的山叫西山,名字都很本分,就像山里人。山上多数人家都住着窑洞,极少数发了家,盖起了房子。搬进房子住不惯又搬回窑洞的,也有。窑洞里睡炕,冬天,炕下面烧着炭块,相当于现在的电热毯,夏天,窑洞没收了阳光,自然凉爽。奶奶二十来岁和爷爷从一个更偏远的地方来到东山,就在老爷爷的窑洞里住下。东山离城很近,骑车二十分钟就进城。爷爷上班骑一辆二八自行车,高高的梁,坐在上面硌着父亲和他两个兄弟还没长饱满的屁股,生疼生疼。但这样视野极好,尤其是下坡时呼啸的风比扇子来的舒服多了,父亲喜欢把嘴巴大大张开,感觉风从嘴巴冲进来再从耳朵冲出去,暗自觉得武侠小说里所谓的打通任督二脉也不过如此。父亲十分慷慨地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二叔和三叔。
  父亲和二叔天性顽劣。二叔尤甚,还没学会走路只能挪动时,就从炕上“扑通”一声滚到地上。他比别人家孩子晚多半年学会走路,等能跑能跳的时候就仿佛要把先前缺憾的时间弥补回来,整日和父亲在山里疯玩不着家。奶奶一个妇道人家,管四个孩子十分吃力,两个女娃还算听话,两个小子就费劲些。每天傍晚,爷爷下班,家门口有一段上坡路。爷爷先露出一个头,然后是车把儿身子,就像海平面上归航的船,最后是整个人影向家中行进。这时,院门口总有两个,后来是三个瞪圆了眼睛的脑袋行着注目礼在严阵以待,走近了再冲上前去包围住爷爷,劫匪似的一顿翻扯包,里面总有些江米条油柿子的零嘴解孩子们的馋。
  因为父亲和二叔奔放的性格,在怀三叔的时候,奶奶就念叨着希望这个小子儿争点气可以像爷爷一样文质彬彬,能有股书生气。三叔“滋哇”落地时外型确实很书生,小得像一口可以吃掉的点心,一股风过来就能被吹跑。但奶奶旺盛的奶水很快让三叔圆乎起来。满一岁的时候按惯例抓周,三叔坐炕上,眼珠滴溜打量着这个世界和眼前这堆碍眼的人。爷爷在三叔面前摆了一支羊毫笔,一支自己胸前常别着的钢笔,一支西洋画笔,一支完整雪白的粉笔。三叔冲众人咧嘴笑了一下,跟哭一样,手挠了挠自己的开裆裤,眼见奶奶从炕沿逼近才又抠起裤裆。正当奶奶抢夺过三叔的手准备往钢笔上抓上,二叔从人群中杀进来,拿着一把塑料大刀,过来看三叔的热闹。三叔眼睛像放电一样,沦陷在奶奶手里的拳头闹起革命,朝二叔的大刀抓去,一把抓在刀刃上,婴儿的力气有时大得惊人(他们用拳头把你手攥住时有时你真一点儿法都没有),竟夺了过去。二叔也被这招空手夺白刃震住,心想,孺子可教也。
  父亲和二叔都没上过幼儿园,大自然就是免费的学校。到了三叔入园的年龄,爷爷决定把他送进自己上班途中一个公立幼儿园。结果没上够三个月,三叔就捅下篓子,被退园了。
  篓子是这样编成的。幼儿园所有的孩子都有wu睡的习惯,但遗憾的是,三叔没有。百无聊赖的三叔只能拆被子玩,他先用牙咬开一个口子,然后把白线一根根抽出来,一旦断了就搁在枕头旁边,比哪根最长。等起床后,他就迅速把自己的被子叠好,然后端到没叠好的小朋友面前,主动把人家的乱被子拿到自己床上再叠好,跟切得一样齐整,这既得了老师的表扬,又攒了不少人气。拆的被子也就这样没有败露出来。但有一天中午,三叔发现自己的被子是被拆过的,而且手法十分老道,他顿时警觉地环顾四周,以为有人抢了他的嗜好,静悄悄的休息室告诉三叔,没有。三叔得意地笑了,因为他很快意识到,这被子是被自己拆的。拆被子终于让他第一次觉得生活是无聊的。三叔想了想,不甘寂寞,就找出攒的一根比较长的线,钻进熟睡的隔壁的小朋友的被窝里。

终于迎来了登台的那一天,我们班抽到的是最后一个,演得好,那是压轴,演砸了那可是垫底了。大jia都分外认真,我也暗暗憋了一口气,这次,我一定要全力发挥,不能丢班级的脸,不能让大家这些天的nu力白费。不一会儿,就演到“舞会”那场了,yi着华丽,妆容精致的演员一一出场,引来了全场的喝彩。我也不敢有丝毫大意,按排练时所记录的细节,适时地介绍人wu,我觉得是我的介绍让他们绽放得更加绚丽。台下观众也被我们的热情给调动了起来,纷纷合着音乐鼓起了掌,演出达到了高潮。

儿童教育方法
  夏日临近的时候,同学们总是做什么事情都是没有心思,zai天气和心情的双重压迫下,大家似乎迎来了一年当中最为昏chen的时刻。假期一kai始,幸福势bu可挡地向我们涌来,与此同时“怪循环”也就此展开: 开心、放松——无聊到没事找事——实在没有事了,求开学。
  小编的心路历程也和大家相差无几,人就是这么奇怪,有事的时候不想做,没事的时候又找事做。无法耐受炎热,本来就在夏天中苦苦挣扎求活路的小编,怎么会到户外自讨苦吃?选择“宅”在家里吹空调才是最为明智的,聪明如我怎么可能想不到,哈哈。本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原则,小编就开始在家中无所事事起来,但打开电脑,不知道做什么,又无聊地关掉。于是就开始了假期的例行公事——整理shu籍,我将我所有的书都从书架上拿下来擦拭一新后,再将它们整整齐齐的放回去。大家一定会嘲笑小编怎么会无聊到这种地步,是不是?不过,走自己的道路,让别人说去ba,傲娇的小编才不要理你们呢。
  整理书籍可是小编最喜欢做的一件事了,书籍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能让你忘记夏日的炎热,专注于凝视它的深邃,不由得想要抚上。虽然没有翻开书页,但我依然能感受到它散发的魅力。阅读是一种洗礼,可有时端详着它们也是一种领悟,就这样似乎穿入了一个平行空间——一个只有我和书,并且能用第六感对话的世界里。它们就静静地在那里伫立,静谧的氛围中隐隐存在着一种力量。它们温柔的拨动起了我心中的涟漪,一阵无言的感慨涌上。让我微笑着和它们拥抱并就这样相约假日,愿这一生都能与它们相守相望吧。

xiang想我又算de了什么?多大的困难?硬是遮住了天!毅然放下内心的软弱,让自己在孜孜以求的精神世界zhong涅槃升华,让软弱yu无能成为教训与鞭策!

儿童教育方法

斜阳独倚西楼,远chu,炊烟袅袅升起,好一个“you巷深处有人家”。巷子开始热闹起来,不知是谁家的孩子弹起了胡琴,清澈明净的琴音潺潺流动,好像来自深山幽谷,渗入xin底,霎时间,好像一切都变得温柔起来,连心也变得宁静柔和。

儿童教育方法:人民日报钟声

“快,各就各位,开始!”李汶蔚下令道。她是我们这次课本剧表演的“总导演”。而我,只you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色——旁白。一开始,我心里就有些憋屈,以我的朗诵技巧和表演经验完全可以出演一个稍有戏份的角色呀。而且,一连几天,排练也并不顺利,光“舞会”那一幕,我们就配合了很多次,不是我介绍得慢了,就是音乐出来得快了。李汶蔚也责怪我说:“赵倚乐,你怎么回shi!连这都读不好!”我的心情坏到了极点。而那天结束排练的时候,当我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到教室的时候,同学们走已经走光了,我的桌上却赫然放着一张60分的数学试juan。天呀,这可是我从来没有考过的分数呀。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仿佛沉入了谷底。放弃课本剧吧,反正我不重要,这么辛苦地练,还反而糟了责备……

儿童教育方法
  评委致辞:这是yi个发生在“时间城”里的故shi,作者大胆想象、构思,为读者展现出一系列充满了科幻色彩的场景,把发生在“时间城”里的人和事,主人公之间的亲qing、友情、爱情,爱与恨、拯救与毁灭,层层推进,环环相扣。而在故事背后,正如文章的题目“争分夺秒”,作者通过这样一个虚构的故事为我们揭示了这样一个道理:“你永远不知道时间有多重要,除非生命变成商品,按时计价。”虽然是科幻类文章,但其中人物的情感却是真实的。作者的视角非常独特,“时间城”里的故事,在现实生活中也在以另外的方式上演着,作者想要告诉我们的是要珍惜生命、珍爱亲情。(晓花)
  你永远不会知道时间有多重要,除非生命变成商品,按时计价。
  (一)
  “给我一小时的时间。”看着手腕上的生命时刻表,宸宇的心愈发焦急不安,妈妈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买不到时间……他不敢继续想下去,只能希望奇迹出现。
  “抱歉。”玻璃窗里传来的冷冰冰的女声摧毁了他最后一丝希望。
  “求求你了,我的钱只够买一小时的公益时间。买不到的话,我妈妈就没命了。”
  “抱歉!”换来的依然是这句话。
  艾丽丝面无表情地敲打着电脑键盘,打开桌上的扩音器,“先生们、女士们,今天的公益时间已经销售完毕,请需要购买时间的人请去对面的‘惜时’银行购买商业时间,那里的自动购买机24小时开放。谢谢!”
  说完,她拉下防盗门窗,忙碌的一天终于过去,外面的哀嚎声将暂时与她无关。
  (二)
  “shit!”宸宇用力踢了脚柜台下洁白的墙壁,将眼前的不锈钢栏杆摇得“吱吱”作响,也没能让紧闭的窗口打开,只得扭头往家里赶。10分钟,7分钟,1分钟,时间在一点点流逝,他拼命狂奔,追赶着妈妈即将用完的时间。
  宸宇,男,出生于公元3013年的时间城。在这里时间是生命,也是消费品,所有商品的使用价值都按手头的时间换购,包括生命。
  当然,任何事情总是听qi来很美。如果你以为在这里就可以高枕无忧,长生不老,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妈妈!”宸宇眼睁睁看着妈妈在自己面前倒下却无能为力。“滴、滴、滴”,他抬起妈妈的手腕,生命刻度表响了三声就毫不犹豫地清零。
  (三)
  独自买醉一个星期的宸宇怎么都没想到星妍会突然出现,这个他曾经喜欢过的女孩,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他的世界里,甚至梦中。
  “你来干什么?”宸宇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听到她只言片语的安慰。
  宸宇的冷漠让星妍有点受伤,她憋着嘴巴欲言又止,许久才压低声音,将嘴凑向宸宇耳边,“听好!后天晚上‘惜时’银行董事长为他女儿举办生日宴会。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只要我们能混进去……”
  “你就不怕我去警察局告你?”宸宇冷笑,现在警局正在加强警力,到处搜捕盗时的人。
  “宸宇,你和我都不是坏人,只是这个社会不给我们当好人的机会。”星妍沉默了会,扯开房间窗户厚重的帘布,震得满屋子灰尘。她将手伸出窗外,金灿灿的阳光打在她的右脸,一半明媚一半阴暗,“这座城市每天都有人出生,有人死亡,没人会为我们的消失感到遗憾,那些当权者甚至连我们是谁都不知道。但是…….”星妍转过身死死地盯住宸宇,“我要让他们为我的消失付出代价,哪怕是短暂的恐惧感。”
  (四)
  几年不见,星妍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遇到事情只会哭鼻子的小女孩了。眼前这个人,眉目间还有依稀的旧模样,给人的感觉却那么陌生。
  “宸宇,我害怕。”
  宸宇的脑海里浮现出星妍无助的神情,全家人围坐在星妍爸爸身边,静待生命最后一刻,气氛凝重得好像呼吸都是罪过。
  “滴、滴、滴。”也是三声,星妍看着爸爸瞬间冰冷的手,瞪大眼睛,忘记了哭泣。
  活着真不容易,宸宇怔怔地想,哪怕她此行别有目的也无所谓——反正也没什么可以失去了。
  “那么……”他冲星妍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我可以做些什么?”
  “宸宇”,星妍紧握着他的手不住地颤抖,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滴落,宸宇从她的表情中看到了无尽的苦衷和欲言又止。
  “星妍,我什么都不怕,就怕看到你哭。”
  苍白的脸上落出笑容,星妍乖巧地靠在宸宇的肩膀上,“还记得小时候的梦想吗?你的梦想是当一名和你爸爸一样优秀的警察,而我的梦想是嫁给你。”
  “爸爸出事后,我就再也没有梦想了。”宸宇宠溺地揉了揉星妍的头发,她安静地倚靠在宸宇胸口位置上,专心致志地看着夜空,“星空还是那么美!”
  “爸爸走后,我在书本里找到一封他的亲笔信。”宸宇喝了一口啤酒,“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宸宇话音刚落,一阵寒意涌上星妍的心头,她努力让自己镇静,依然止不住瑟瑟发抖。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不是个好人,可不可以不要恨我?”星妍轻声问道,话语间尽是渴求。
  “那你会让我恨你吗?”宸宇反问。
  外面突然刮起大风,将宸宇系在晾衣杆上的风筝吹得“呼呼”作响,风筝上的警徽图案刺得宸宇的眼睛很想流眼泪。他想起小时候爸爸放假陪他做风筝的场景,爸爸握着他的手一笔一画地教他画警徽,妈妈穿着围裙在厨房为他们煮花茶,或者微笑着坐在旁边看他们父子俩嬉戏打闹。
  “宸宇长大了想干什么?”
  “当警察,和爸爸一样。”每次说完,爸爸都会高兴得将宸宇高举过脑袋绕三圈。
  在宸宇十五岁那年,爸爸突然消失了,三天后被星妍的爸爸从废弃的工厂房找到,时间已经被人抽干净。
  “他的时间被人抽走了。”法医无比遗憾地解释道。
  这件事情在当地轰动过一段时间,媒体报纸天天刊登,然后便不了了之。
  不知何时一颗流星从他们眼前划过,耀眼的光芒划破沉沉的黑幕,喧闹的城市早已经睡去。


  对学生时代的wo们er言,“暑假”两ge字可能就是学期末最大的向往。然而,很多时候在假期最开始的娱乐与放纵过后,陪伴我们的却是空虚和无聊,甚至会让人萌生出“求开学”的念头。
  其实,暑期的意义绝不仅仅是chi喝玩乐。它是一段急行军后的休整,可以让大家更好地审视自我。我们可以“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充实我们的一种方式,大自然的瑰丽与雄伟,人wen景观的厚重与典雅,可以让我们提升多方面的素质。我们可以“宅”;当室外节节升高的气温让我们对外出游玩望而却步时,天文地理、古今中外、网上网下……在人类文明的知识库里徜徉,同样可以让我们拥有一个丰富完美的暑假时光。
  你完全可以给这个漫长的假期里填满诸多美好而有意义的事,从而让开学时的自己变得与以往不同。下面就看看新作文的小编当年风光无比的暑假生涯吧!儿童教育方法
  明灯说让大家写写当年风光无比的暑假生活,我想了想,似乎没有哪个假qi能够称得上是风光无比!
  小学的时候,我的暑假生活大概很有趣,年代久远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只记得和桃桃、果果们一起去山坡上逮蚂蚱,回来弄个破锅,放油,炸至焦糊,然后把腿拔了吃。男生吃的多,女生重在参与。
  中学的时候,暑假有一多半的时间都是在补课中度过的。燥热的天气,繁重的课业,老师一刻也闲不住的嘴,聒噪的学生,密不透风的教室,就是我刻骨铭心的暑假。有一年我们学校来了一个北师大很厉害的老师来讲历史,据说他的时间贵如油,所以教室里人满为患,我们每人带着一个小马扎一个笔记本,完成了一个星期的补习。后来这个老师上了百家讲坛,他就是纪连海老师。
  大学的暑假很惬yi,可是我们宿舍的人好像都不怎么喜欢到处乱跑,所以也没有像其他学生一样到各个城市的同学家去玩,一到放假就乖乖回家。五十多天的假期,惬意与无聊比翼齐飞,有一年我与发小学着钩花,做了漂亮的包包;有一年上进了一回,把论语读了并抄写了一遍;毕业前的一个暑假,和其他准备考研的同学一样,自动放qi了暑假,忙于复习功课。
  回想过去的十几个暑假,我真心感叹:时间都去哪儿了?

儿童教育方法:英国研发新型教练机

第二天的排练中,wo格wai用心,掐准了音乐qi的时间,作文http://www.zuowen8.com甚至把秒数记录在wo的稿纸上;我仔细观察演员出场的动作,所走的台步,仔细揣摩他们走几步,走到什么wei置时我开始介绍最合适。这次的排练,我们空前地顺利,我也似乎似乎隐隐看到了那天边的彩虹。

儿童教育方法
  评委致辞:这是一个发生在“时间城”里de故事,作者大胆想象、构思,为读者展现出一系列充满了科幻色彩的场景,把发生在“时间城”里的人和事,主人公之间祅a浊椤⒂亚椤椋牒蕖⒄扔牖倜穑悴阃平坊废嗫邸6诠适卤澈螅缥恼碌奶饽俊罢侄崦搿保髡咄ü庋桓鲂楣沟墓适挛颐墙沂玖苏庋桓龅览恚骸澳阌涝恫恢朗奔溆卸嘀匾巧涑缮唐罚词奔萍邸!彼淙皇强苹美辔恼拢渲腥宋锏那楦腥词钦媸档摹W髡叩氖咏欠浅6捞兀笆奔涑恰崩锏墓适拢谙质瞪钪幸苍谝粤硗獾姆绞缴涎葑牛髡呦胍嫠呶颐堑氖且湎⒄浒浊椤#ㄏǎ?br>  你永远不会知道时间有多重要,除非生命变成商品,按时计价。
  (一)
  “给我一小时的时间。”看着手腕上的生命时刻表,宸宇的心愈发焦急不安,妈妈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买不到时间……他不敢继续想下qu,只能希望奇迹出现。
  “抱歉。”玻璃窗里传来的冷冰冰的女声摧毁了他最后一丝希望。
  “求求你了,我的钱只够买一小时的公益时间。买不到的话,我妈妈就没命了。”
  “抱歉!”换来的依然是这句话。
  艾丽丝面无表情地敲打着电脑键盘,打开桌上的扩音器,“先生们、女士们,今天的公益时间已经销售完毕,请需要购买时间的人请去对面的‘惜时’银行购买商业时间,那里的自动购买机24小时开放。谢谢!”
  说完,她拉下防盗门窗,忙碌的一天终于过去,外面的哀嚎声将暂时与她无关。
  (二)
  “shit!”宸宇用力踢了脚柜台下洁白的墙壁,将眼前的不锈钢栏杆摇得“吱吱”作响,也没能让紧闭的窗口打开,只得扭头往家里赶。10分钟,7分钟,1分钟,时间在一点点流逝,他拼命狂奔,追赶着妈妈即将用完的时间。
  宸宇,男,出生于公元3013年的时间城。在这里时间是生命,也是消费品,所有商品的使用价值都按手头的时间换购,包括生命。
  当然,任何事情总是听起来很美。如果你以为在这里就可以高枕无忧,长生不老,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妈妈!”宸宇眼睁睁看着妈妈在自己面前倒下却无能为力。“滴、滴、滴”,他抬起妈妈的手腕,生命刻度表响了三声就毫不犹豫地清零。
  (三)
  独自买醉一个星期的宸宇怎么都没想到星妍会突然出现,这个他曾经喜欢过的女孩,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他的世界里,甚至梦中。
  “你来干什么?”宸宇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听到她只言片语的安慰。
  宸宇的冷漠让星妍有点受伤,她憋着嘴ba欲言又止,许久才压低声音,将嘴凑向宸宇耳边,“听好!后天晚上‘惜时’银行董事长为他女儿举办生ri宴会。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只要我们能混进去……”
  “你就不怕我去警察局告你?”宸宇冷笑,现在警局正在加强警力,到处搜捕盗时的人。
  “宸宇,你和我都不是坏人,只是这个社会不给我们当好人的机会。”星妍沉默了会,扯开房间窗户厚重的帘布,震得满屋子灰尘。她将手伸出窗外,金灿灿的阳光打在她的右脸,一半明媚一半阴暗,“这座城市每天都有人出生,有人死亡,没人会为我们的消失感到遗憾,那些当权者甚至连我们是谁都不知道。但是…….”星妍转过身死死地盯住宸宇,“我要让他们为我的消失付出代价,哪怕是短暂的恐惧感。”
  (四)
  几年不见,星妍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遇到事情只会哭鼻子的小女孩了。眼前这个人,眉目间还有依稀的旧模样,给人的感觉却那么陌生。
  “宸宇,我害怕。”
  宸宇的脑海里浮现出星妍无助的神情,全家人围坐在星妍爸爸身边,静待生命最后一刻,气氛凝重得好像呼吸都是罪过。
  “滴、滴、滴。”也是三声,星妍看着爸爸瞬间冰冷的手,瞪大眼睛,忘记了哭泣。
  活着真不容易,宸宇怔怔地想,哪怕她此行别有目的也无所谓——反正也没什么可以失去了。
  “那么……”他冲星妍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我可以做些什么?”
  “宸宇”,星妍紧握着他的手不住地颤抖,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滴落,宸宇从她的表情中看到了无尽的苦衷和欲言又止。
  “星妍,我什么都不怕,就怕看到你哭。”
  苍白的脸上落出笑容,星妍乖巧地靠在宸宇的肩膀上,“还记得小时候的梦想吗?你的梦想是当一名和你爸爸一样优秀的警察,而我的梦想是嫁给你。”
  “爸爸出事后,我就再也没有梦想了。”宸宇宠溺地揉了揉星妍的头发,她安静地倚靠在宸宇胸口位置上,专心致志地看着夜空,“星空还是那么美!”
  “爸爸走后,我在书本里找到一封他的亲笔信。”宸宇喝了一口啤酒,“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宸宇话音刚落,一阵寒意涌上星妍的心头,她努力让自己镇静,依然止不住瑟瑟发抖。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不是个好人,可不可以不要恨我?”星妍轻声问道,话语间尽是渴求。
  “那你会让我恨你吗?”宸宇反问。
  外面突然刮起大风,将宸宇系在晾衣杆上的风筝吹得“呼呼”作响,风筝上的警徽图案刺得宸宇的眼睛很想流眼泪。他想起小时候爸爸放假陪他做风筝的场景,爸爸握着他的手一笔一画地教他画警徽,妈妈穿着围裙在厨房为他们煮花茶,或者微笑着坐在旁边看他们父子俩嬉戏打闹。
  “宸宇长大了想干什么?”
  “当警察,和爸爸一样。”每次说完,爸爸都会高兴得将宸宇高举过脑袋绕三圈。
  在宸宇十五岁那年,爸爸突然消失了,三天后被星妍的爸爸从废弃的工厂房找到,时间已经被人抽干净。
  “他的时间被人抽走了。”法医无比遗憾地解释道。
  这件事情在当地轰动过一段时间,媒体报纸天天刊登,然后便不了了之。
  不知何时一颗流星从他们眼前划过,耀眼的光芒划破沉沉的黑幕,喧闹的城市早已经睡去。

儿童教育方法:残骸2030年或消失!


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境;青春不是桃面、丹唇、柔膝,而是深沉的意志,恢宏的想象,炙热的恋情;青春是生命的深泉在涌流。
青春气贯长虹,勇锐盖过怯弱,进取压倒苟安。如此锐气,二十后生而有之,六旬男子则更多见。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
岁月悠悠,衰微只及肌肤;热忱抛却,颓废必致灵魂。忧烦,惶恐,丧失自信,定使心灵扭曲,意气如灰。无论年届花甲,拟或二八芳龄,心中皆有生命之欢乐,奇迹之诱惑,孩童般天真久盛不衰。人人心中皆有一台天线,只要你从天上萻i浣邮苊篮谩⑾M⒒独帧⒂缕土α康男藕牛憔颓啻河雷ぃ缁4妗Ⅻbr>  楔子
  当我敲下这段文字的时候,大约还有十天就要开学,也就是说,还有十天,我就要成为高三学生了。
  等待着,奋斗着,数着三百天,两百天,一百天……然后就到了高考。
  说真的,我不爱高考,并不是因为那种惧怕。我不清楚我们为什么要为了一些并不真正需要的东西流汗。真的值得吗?我只知道这ge分岔路口有一个又一个人选择与我们备考生不同的另一条路——出国:锤子,小熠,柯姐……下个路口,离开的又会是谁?
  就像面对着谷底,站在悬崖上的我们无路可走,只能回头看着那只无形的手越来越近,而那无尽的黑暗深处却有一张嘴邪恶地笑着,笑声将越来越多的人催眠,配合着那只像清道夫一样的手,推着我们跌入无法回头的“深渊”。只不过有些人在迈向虚空之前选择了飞离罢了。
  
  随着他们的离开,我的世界安静了一些。我终于可以安心看书了,这是我仅有的慰藉。而我的世界又因为他们的离开越来越小,小到最后我将自己裹在一个透明的茧里,无力挣脱。
  我们曾口口声声说要永远快乐,现在想想,不过是用现在的快乐为代价换取将来的快乐,或是用永远的快乐为代价换取现在的快乐罢了。
  我不会是那个永远都快乐的人。
  快高三了,我就快要成为学校的“老大”了。幻想着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们一声声地叫着“学长”,从好奇地打量新校园,一眨眼,就已是高三。
  时间在提醒我,我要留下些东西,不然走过了也许就真的错过了。
  躺在宿舍的床上,耳机里循环播放着五月天的《干杯》,仿佛有无数的记忆要冲破枷锁,飞到外面的世界:
  会不会,有一天,时间真的能倒退。退回你的我的,回不qu的,悠悠的岁月。
  ……
  回得去吗?
  青春的记忆就好像陈列在博物馆透明玻璃里的展览品,它充满了诱惑,但你只可以看却不能去摸,闭馆时间到了,你就要离开。当然,这些故事自己也不会冲破玻璃飞出来和你拥抱。
  即使这样,依旧有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我会一步步努力向前奔跑,或许有一天,我可以成为这间博物馆的主人,那时所有的故事都会亲昵地在我身边舞蹈。
  我在等待那一天。
  像旅行者追赶远行的火车一样,我向前奔跑着。
  越来越快,路上的风景变成模糊的色彩。
  我在追赶,再次拥抱尚未错过的青春。
  
  齿轮
  时间的齿轮在有规律地转动着,好像永远都不会出错,它总是在某个特定的时候安排某场特殊的相遇,比如我和夏天的遇见。
  在还未彻底擦干初夏熏出的眼泪时,又一个夏天来了。
  我推开那扇灰绿色的门,找到我的床位后,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直奔我的桌子。放下东西后,我直接拿起一本书对着脸狂扇,嘴里一边抱怨着为什么宿舍还没有通电,这样的日子该怎么过。突然我意识到周围还有别人,我只好尴尬一笑,“胖子都怕热的。”
  那时的我真的很胖,在还没有经历学校食堂的摧残之前。
  一切都打理好后,终于可以坐下互相认识认识了。
  “你们好,我叫昌子。”
  “我叫小雨。”
  “祥祥。”
  “阿亮,括号斗神大人,注意那个‘斗’念第三声。”
  “我,奕凡。”
  昌子是个老实人,看起来就一脸的憨厚。小雨是个正太,腼腆内向,又长得颇为英俊,绝对是班上女生暗恋的类型。祥祥最大的特点就是有点婴儿肥,所以我们更爱叫他“大饼”。阿亮呢,仿佛是个天外来客,有些神经兮兮的,活在自己的想象世界里,我们都叫他“二哥”。我呢,是个很普通的人,丢在人堆里就找不出的那种,简单的生活对我来说就是一种享受。
  在简单的认识之后便是激烈的讨论。
  年轻的大脑永远都不缺想象力和创造力,半小时后我拥有了一个叫做“四次元”的新家以及一堆令我十分无语的舍规:扫除名单每周通过掷骰子决定,本宿舍实行五人议会制度……
  住校的第一个晚上,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太热还是暑假习惯了熬夜上网,在早早地上床之后,便是无尽地翻来覆去的声音。
  我也睡不着。没有了临睡前妈妈的问候,这种改变令我觉得空空的,好像缺少了什么。
  “大家都睡不着就开个夜谈会吧。”二哥掀开被子,我、小雨、昌子、祥祥也慢慢坐了起来,第一次离开家的我们还只是一群刚刚脱离初三苦海的孩子。
  我记得我们谈论着梦想,谈论着将来要去哪个城市,想做什么职业。
  “我想想,我想研究生物,以后搞遗传,如果以后你们要做试管婴儿,找我可以优惠哦。”祥祥说。
  “物理学家,这是我崇高的理想。”二哥充满遐想地望着窗外的夜空。
  “我看你是想造UFO回你的外太空吧。我以后想学建筑设计,毕业后到处去旅游,美名其曰‘观摩学习,寻找灵感’。”我说。
  二哥突然问了一句,“我们这儿貌似还没有一个政客,谁去当官啊?”
  “我吧。以后我当了什么市长省长的,不会忘了你们的。”寝室长昌子憨憨地笑着。
  ……
  我记得我们这一群刚刚初中毕业的小屁孩井然有序地分着工,谁这个xing期去买方便面,谁这个星期去买饼干。记得我们这些已经十六七岁的高中生依旧像群孩子一样幼稚地幻想着以后丰衣足食的高中生活。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们直到夜里两三点才各自睡去。
  我直到现在都还相信,那些最初的梦想是美丽的,它们没有经过外界的污染,保持着最晶莹剔透的样子。
  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些什么,但我知道,这懵懂的时光,微xian的时光,奋斗的时光,告别的时光,在我还未发现自己已经站在起跑线上时,就已经开始奔跑了。
  
  逆光
  二哥,也就是阿亮,是个性格很怪异的人,他每天都有写日记的习惯,他喜欢在他的日记本外面包上几层报纸,然后再锁在柜子里。
  有一段时间,他在晚自习结束后总是喜欢将我和祥祥打发走,十几分钟后再回寝室。就连每天晚上的日记都是爬上床后在床上写完的。
  作为拥有着无穷好奇心的我,想要学江户川柯南一样调查出那个唯一的真相——二哥为何行为古怪。
  某天晚上,无聊的我在看着二哥借给我的寂地的绘本《星星魔法师》时,突然想起了他曾发的一条微博:“如果我的占卜不能给你快乐,我宁愿不做那个学会了星星魔法的魔法师。”二哥的话总是那样的怪异,一般人真不一定能够看懂,也许,我除外。那段时间,我们班正流行着塔罗牌,二哥每天在课间帮别人占卜,男生是不会信这个的,所以二哥的身边总是围了一群女生。在每次占卜结束后,二哥总要很神秘地说一句:“本大神今天已经占卜太多了,为了保持功力,明天再来吧。”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我还不足以猜出些什么,于是在不久后的一天晚上熄灯后,我拿出一张纸和一个矿泉水瓶,神秘地说:“不如今晚我们做一个时光瓶,就像电影《先知》里一样,我们把自己未来的女朋友是什么样子写下来,等以后我们再聚会时看看现在自己想的和未来有什么差别,看看谁的预测最贴近现实。”
  昌子他们都慢慢思考着,只有二哥一个人在奋笔疾书地写着什么,好像不需要经过任何思考就已经有了答案似的。
  我还记得二哥在纸条上这样写到:“170cm左右的身高,扎着长长的马尾,笑起来脸上有淡淡的红晕,我们以后可以坐在夜晚的草地上数星星。”
  此时,我大概可以确认二哥一定是中了丘比特的箭,只不过有很大可能丘比特忘记了射出另外一支。
  至于这个人究竟是谁,我还不知道,直到有一次二哥突然想要和我们玩代号猜人名的游戏。
  那天,他先很无厘头的说了几个代号,在我们不予理睬的情况下,扔出了“蝶恋花”这个终极代号,谜底是班上一个女生的名字。我一手拿着班上的花名册,一手拿着铅笔,一个个地做着排除,直到剩下最后一个女生的名字。当然到目前为止,这一切都仅是我个人的猜测而已。
  第二天的一堂物理课上,飒气的华姐突然一拍桌子,说了一句:“人生就应该洒脱,一定要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高中是地下恋情,大学是地上恋情。”在华姐说话的时候,我瞥见二哥的眼睛向某个方向望了一眼,顺着他的目光,那个身影终于与我心中的答案重合了。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但极简渐成主流!,航拍贵州水城山体滑坡现场,美国警方公布枪击案嫌疑人武器!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