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爸爸是应该做的

新书违反保密协议

聪明的伊克伊克:志愿者全天候服务!

2019年11月15日 18:25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12/xzwg20141234-1-l.jpg
  香 香:新年想dui自己说什么?
  沈烨雯:给自己安稳,给家人幸福,给朋友欢乐,给所有ai我de人以爱。总之一句话:不要让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失望。
  沈春华:高中生感到迷茫该怎么办?
  葵花籽:我觉得高中还用不着迷茫,反正努力学习总没有错。高考成绩不能决ding你未来做什么或者取得什么样的成就,但可以决定你未来交什么样的朋友,有什么样的氛围,换句话说就是你能不能找到一群和你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去追求梦想。
  清 风:迷茫是青春的色彩,享受它。
  当你知道你为了生计而不得不谋生的时候,会想起这份充满了希望的迷茫,是多么珍贵。
  我有时会问自己,如果有人拿枪指着我的头,逼我读书、努力学习,那我上课还会开小差吗?晚上还会躲在被窝里看小说吗?假期还会沉迷于网游吗?答案是肯定的,我只会埋头努力。为什么?因为世间美好这么多,我还不想这么早就挂掉。所以说,我们缺少的就是那把逼我们的枪,那把枪在我们的心中,它就是我们的意志。我们不努力,就是因为我们的意志不够坚定。
  努力要靠自己,奋斗也要靠自己,别人永远不能代替你。要问奋斗的理由嘛:你的父母仍在为你打拼,这就是你今天坚持的理由。
  李存颢:怎样规划高中生活?我想让我的未来与众不同。
  星 云:训练自己的自控力,通过长跑、爬山、骑行等耐力训练,提高抵抗诱惑的能力和执行力;加大课外书籍的阅读量和涉猎面,大量撰写读书笔记,少做看了就忘的无用功;训练语言的表达能力,诵读文学经典著作,而不是只看课本、分析复句、段落大意;训练外语的应用能力,而不是应试能力,不做死记硬背的无用功。
  彻彻底底地搞明白数学,不搞一知半解,多分析总结而不是傻做题;多看物理、化学、生物的课外书,尽可能地多动手做实验,真正理解科学的思维方式;zhang握编程、绘画、乐器、体育等任何一项专长技能。
  刘庆香:为什么学霸总是爱撒谎说没复习好?一学期一度的说谎大赛又要开始了,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您将欣赏到“我没看过书”“我什么都不会”“题我都没做”“一点底都没有”“这次肯定完了”等精彩作品,然后等他们面无愧色地拿年级前十名!
  晓 雯:这事情太简单了。你如果真肯用心复习,你会发现有越来越多不懂的东西。如果你没怎么复习,你总觉得自己上课的时候听得懂的倒也蛮多。学霸什么的,越是钻到学习里面,越是容易对自己精益求精,越觉得自己没掌握好。做一件事情,越是投入进去,越觉得自己有需要改进的地方。这个心理难道大家都不懂么?
  陈振国:可能是因为学霸并不喜欢被作为学霸来看待。
  每个人都有一种定义自己的方式:我擅长什么事情,我热爱什么事情,我愿意为什么事情付出一辈子的努力。但是别人也有一套定义你的方式,而这个定义往往不在乎你的想法,他们看中的,通常是你外在的、所有人可见的成就。
  如果这二者冲突了呢?有些人不在乎。但有些人会很受不了。虽然人都有对优越感的渴望,但是很多人并不是无条件地追求优越感的,他们希望,那些产生优越的东西,是他们真正在乎的东西。而如果别人用一个他们不在乎、认为不重要的东西去定义他们,这是一件让人非常不自在的事情。如果问“复习如何”的时候已经带上了“你是学霸”的上下文,而这个人又不愿意作为学霸被定义,那么低调、搪塞、转移话题,也就在预料之中了。

周三,周三,周三终于lai啦!七点半,片片黄色的ying子掠进了校园,踮起脚尖,探chu一个个好奇的脑袋。哦!原来是春游的大巴来了,ta来接我们啦!聪明的伊克伊克看一看tai阳,想一想月liang,做一颗自带光源的星,永yuan比反射别人的光要亮。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12/xzwg20141234-1-l.jpg
  香 香:新年想对自己说什么?
  沈烨雯:给自己安稳,给家人幸福,给朋友欢乐,给所you爱我的人以爱。总之一句话:不yao让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失望。
  沈春华:高中生感到迷茫该怎么办?
  葵花籽:我觉得高中还用不着迷茫,反正努力学习总没有错。高考成绩不能决定你未来做什么或者取得什么样的成就,但可以决定你未来交什么样的朋友,有什么样的氛围,换句话说就是你能不能找到一qun和你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去追求梦想。
  清 风:迷茫是青春的色彩,享受它。
  当你知道你为了生计而不得不谋生的时候,会想起这份充满了希望的迷茫,是多么珍贵。
  我有时会问自己,如果有人拿枪指着我的头,逼我读书、努力学习,那我上课还会开小差吗?晚上还会躲在被窝里看小说吗?假期还会沉迷于网游吗?答案是肯定的,我只会埋头努力。为什么?因为世间美好这么多,我还不想这么早就挂掉。所以说,我们缺少的就是那把逼我们的枪,那把枪在我们的心中,它就是我们的意志。我们不努力,就是因为我们的意志不够坚定。
  努力要靠自己,奋斗也要靠自己,别人永远不能代替你。要问奋斗的理由嘛:你的父母仍在为你打拼,这就是你今天坚持的理由。
  李存颢:怎样规划高中生活?我想让我的未来与众不同。
  星 云:训练自己的自控力,通过长跑、爬山、骑行等耐力训练,提高抵抗诱惑的能力和执行力;加大课外书籍的阅读量和涉猎面,大量撰写读书笔记,少做看了就忘的无用功;训练语言的表达能力,诵读文学经典著作,而不是只看课本、分析复句、段落大意;训练外语的应用能力,而不是应试能力,不做死记硬背的无用功。
  彻彻底底地搞明白数学,不搞一知半解,多分析总结而不是傻做题;多看物理、化学、生物的课外书,尽可能地多动手做实验,真正理解科学的思维方式;掌握编程、绘画、乐器、体育等任何一项专长技能。
  刘庆香:为什么学霸总是爱撒谎说没复习好?一学期一度的说谎大赛又要开始了,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您将欣赏到“我没看过书”“我什么都不会”“题我都没做”“一点底都没有”“这次肯定完了”等精彩作品,然后等他们面无kui色地拿年级前十名!
  晓 雯:这事情太简单了。你如果真肯用心复习,你会发现有越来越多不懂的东西。如果你没怎么复习,你总觉得自己上课的时候听得懂的倒也蛮多。学霸什么的,越是钻到学习里面,越是容易对自己精益求精,越觉得自己没掌握好。做一件事情,越是投入进去,越觉得自己有需要改进的地方。这个心理难道大家都不懂么?
  陈振国:可能是因为学霸并不喜欢被作为学霸来看待。
  每个人都有一种定义自己的方式:我擅长什么事情,我热爱什么事情,我愿意为什么事情付出一辈子的努力。但是别人也有一套定义你的方式,而这个定义往往不在乎你的想法,他们看中的,通常是你外在的、所有人可见的成就。
  如果这二者冲突了呢?有些人不在乎。但有些人会很受不了。虽然人都有对优越感的渴望,但是很多人并不是无条件地追求优越感的,他们希望,那些产生优越的东西,是他们真正在乎的东西。而如果别人用一个他们不在乎、ren为不重要的东西去定义他们,这是一件让人非常不自在的事情。如果问“复习如何”的时候已经带上了“你是学霸”的上下文,而这个人又不愿意作为学霸被定义,那么低调、搪塞、转移话题,也就在预料之中了。聪明的伊克伊克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12/xzwg20141203-1-l.jpg
  她是一个雕塑家,一位教师,一个阳光灿烂的女人!她有一双锻铁成金揉纸成梦的巧手,一双穿透自然与生活的慧眼。如果铁块能够开口,铁块会祈求能够遇上她;如果纸张可以说话,纸张的愿望一定是让她选zhong。她叫沈允庆。
  作为艺术家,沈允庆非常平实,身上渗透着一种中国人特有的文化涵养。宗白华先生曾这样谈论中国人:“中国人不是像浮士德追求着无限,乃是在一丘一壑、一花一鸟中发现了无限,表现了无限,所以他的态度是悠然意远er又怡然自足的。他是超脱的,但又不是出世的。他的画是讲求空灵的,但又是极写实的。他以气韵生动为理想,但又要充满着静气。”随着时代的变迁,现代中国人也许有着远远超出悠然意境又怡然自足的情绪,但作为一种深远的文化背景或集体心理的原型意象,它仍然潜在地影响着许多现代艺术家的生活态度与艺术追求。比如,我觉得用“超脱而不出世,空灵而又极写实,气韵生动而又充满静气”来形容沈允庆的雕塑作品,就再恰当不过了。尽管沈允庆的雕塑在不同时期有着自己独特的追求,但这种来自生命深处的精神气质以及文化底色却一直延续着。
  生活中的沈允庆随和、恬淡,性格中带着一点爽直与阳光灿烂。她总是喃喃细语的、不急不躁的,含蓄而包容,这种沉静与舒缓的性格力量最终沉淀为一种艺术风格与气质。她着迷于从破碎当中去寻求美的东西,喜欢出土的文物碎片,通过把它们修复成形,从文物器具上的道道痕迹品味着历史,在纵横交错的补痕jian捕捉那种残缺美。这也许与她最初的艺术经历相关,18岁那年,她未能如她的考古家父亲所愿,进入大学历史系学习,便在父亲的建议下去省博物馆当临时工学雕塑。就这样,沈允庆在成都附近的寺庙里一待就是好几个月,工作的内容就是修复那些在“文革”期间受损的佛像。“我最早接触的雕塑是庙里各种各样的观音菩萨,而我最初认识的浮雕则是当时新都刚出土的汉画砖。”沈允庆回忆说。这最早的临时工作既为她未来的雕塑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本功,同时也把她的命运推向了另一种可能的人生。如果当年的转正名额未被人替代,她现在也许就在省博物馆工作,命运终究把她带向了雕塑艺术。否则的话,那些埋没于废铁堆中的铁、那些洁白柔和的纸张、那些所有经由她的手而最终获得生命的物什,该会多寂寞?该有多不甘?
  谈沈允庆,就不能不谈她和锻铁的结缘,不能不谈她的锻铁雕塑。铁匠铺,这种原始的手艺在现代城市的存在如同一个奇迹。然而,在成都金府路330号,一个铁匠铺却顽强地生存了下来,它引起了沈允庆极大的好奇心。带着试一试的心情,沈允庆走进铁匠铺,开始了她锻铁雕塑的艺术之旅。是的,那是一间完全传统手艺意义上的铁匠铺,锻铁被烧红,一锤锤敲打延展出铁本身的质感,一旦它们被艺术语言唤醒,就会带来一种全新的艺术表现形式。在最初的创作过程中,沈允庆先是用泥做出雕塑的草样,在铁板上画出造型,然后就在师傅的帮助下煅烧、锻打,在烧红的铁块上捶打出想要的肌理效果,然后拼接,成型……随着创作的进展,她对铁的理解与把握越来越深,创作中的灵感也随着某些锻打中的机缘而涌现。那些火花飞溅的锻打瞬间,铁本身延展出的肌理与瞬间效果开始唤起艺术家的想象力与艺术直觉——材料与创作者的互动本就是艺术工作的隐秘的愉悦。
  与铁的结缘最终成就了她的《鱼》系列和《风韵》系列作品。我尤其喜欢她的《风韵》系列,这是她独特的艺术表现方式的结晶,其间的韵味、质感、结构,都让人流连忘返。它们确实是虚实相生的,既有铁本身的质感,又有那种残缺中所蕴含着的对完整与丰满的无限接近。在这组作品中,铁的阳刚与捶打的细腻肌理,传统的铁匠工艺与现代的雕塑表现,被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像沈允庆自己所说的一样:异形的铁质通过取舍、虚实、透空,围合成坚硬的雕塑造型,自然地表现出女性的自怜与自强的矛盾心态。艺术表现的最终目的和内在灵魂渴求是统一的。
  事实上,创造锻铁雕塑时的沈允庆是好强的,她喜欢“女人也可以雕塑刚强”,强调女性与男性在艺术创作中没有高下之分。而且受制于铁这种本身带着不可磨灭的坚硬、阳刚、冰冷而理性的材料质地,沈允庆在创作中的女性特质并没有得到充分体现。尽管她本人对女性主义的一套理论并不是很强调,但女性的天性最终会融进她的雕塑中。这里特别提出沈允庆作为雕塑家的女性身份,其实只是为了寻找到一个能够更好地理解她的雕塑创作与艺术世界的窗口。相对于男性而言,女性“更倾向于献身日常要求,更关注纯粹个人的生活”。如果说人的生命本质上是一个献身过程,那么男性的献身更多地指向某种纯粹客观的东西或抽象性观念,而女性的献身则指向生命的具体性——“一种时间性的、似乎一点一滴的东西”。女人的生命直觉就在生命本身的流动中,不像男性的生命直觉那样置身于这种流动之外。表现在艺术创作中,女性自身的经验与直觉的表现都更为充分。
  在沈允庆最近的一组关于女人身体的雕塑中,我看到了女性特有的关于身体经验的艺术表达。在《惑》与以四个季节命名的人体雕塑中,我们可以触摸到丰腴的肉身巨大的魅惑力。它们丰腴、肉感,曲线柔和含蓄,造型平和,一滴滴地渗出慈悲。当它们被置于不同的环境与季节中时,体态、神情有着微妙的与环境的应和。这种对于身体的微妙体会也许只可能被女性的敏感捕捉,那是一种深掩着的微妙。诚如艺术家自己所言:“这些作品,不突出,但耐看,观众都想用手去触摸它的温度,触摸时就有了参与感想:女人的状态,虚掩着、深埋着。女人的体态,丰姿绰约,清新流利。美在简单,美在舒坦。”我想补充的是,在简单与舒坦之外,它们会带给人以巨大的迷惑,仿佛身体本身就是一个谜,可以cai想,却永远也猜不透。
  命运和艺术会驱逼着艺术家自己往前走,当一种材料在长时间的创作中被穷尽了它的可能性之后,艺术家就会去寻找新的材料,新的表现形式。沈允庆慢慢放下了锻铁,并寻找到了一种与铁有着完全不同质地的材料——纸。她的创作开始向生活本身回归。她把过去做雕塑的材料完全颠覆,要把雕塑做得更轻,更环保、更低碳、更当代,更能让大众接受。在《物态》系列作品中,她用纸捏塑出白菜的物态,茎、脉栩栩如生,其中,纸形塑了白菜的质地,白菜的物态也延伸了纸张的可能性,将这二者融合在一起的,是一双无比灵巧的手,是艺术慧性的想象力,同时也是艺术家对于日常事物的物性直观。只有真正懂得纸和懂得生活的人才可能从中直观到这种物态的亲切,同时,利用光,让纸散发出它可能的光芒,一切仿佛纸上幻境。
  艺术家对于日常生活的敏感与回归,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成熟。不能小看它的意义。思想家西美尔在谈到现代性时说,现代人喜欢追求种种伪造的理想:在名目繁多理想中,生活的实质内容变得越来越形式化地空洞,越来越没有个体灵魂的印痕,生命的质地越来越稀薄。人的生活、生命的质地逐渐在技术中隐身,而艺术在这一点上恰好形成对现代生活的一种拯救。它重新恢复了人的生活感觉的品质:人们对事物的微妙差别和独特性质重新获得了细腻的感受能力,在平淡中变为独特的个体。沈允庆的物态系列,有助于恢复个体灵魂对生活的感觉,使一个人的灵魂保持高雅、独特、内在。这是她的艺术创作的真正意义所在。
  附:沈允庆,当代著名雕塑家,就职于四川雕塑艺术院,院长助理,国家二级美术师。曾作为中国唯一的女雕塑家参加在北京举办的“国际城市雕塑艺术展”,在现场制作长达1个多月,其间中央电视台“半边天”栏目对她进行了《女性与雕塑》的专题采访和报道。

聪明的伊克伊克:白宫前发言人上电视热舞

兀shu听到这消息,哭得挺shang心,说:“自作文http://www.zuowen8.com从起兵以来,全靠拐子马打胜仗,这下全完了。”但他不肯认输,过了几天,又亲自率领十er万大军jin攻宋军。岳飞部将杨再兴带领三百名骑兵在前哨巡视,见到金兵,立即投入战斗,sha伤敌人两千多人。杨再兴也中箭牺牲。宋将张宪从后面赶上,杀散金兵,兀术才不得不逃zou。聪明的伊克伊克
  wo是一头驴,一头勤劳de、善良的、默默无闻、任劳任怨的驴。我帮助主任耕地,拉磨,虽然很累,但却很充实,很快乐。尤其是那天女主人抚摸着我的头,笑盈盈地对男主人说:“这头小毛驴啊,可真是咱家的大功臣呀!”我听了,得意得差点笑出声来。
  每天拉完磨,耕完地,主人都会把我拴在树荫下透透气,乘乘凉,休息休息,每当此时,我都会向邻居家的那几头驴炫耀我的主人是多么器重我,我是多么幸福。可是,它们几个却总是投来鄙夷目光:“人家那是在利用你,你现在还有的是力气,等你年老体衰了,还不是照样被弃如敝屣,唉,你真是头可冷的驴!”
  难道主人真的只是在利用我吗?我陷入了深深的困惑中。怎么办?于是,我左思右想,终于想出一条妙计来考验主人对我的真诚。
  一天早晨,男主人打开我的房门,给我套上磨。可我僵硬地站立着,任他三吆六喝,我就是一动不动。只见他拿来长鞭,我吓得赶忙闭上眼睛,心想:“这戏恐怕演不成了。”可是,鞭子却没有落下,等我睁开眼,却看见女主人已把鞭子抢了过来:“别打呀!可爱的小毛驴,是不是生病了?”说着她就将我的房间打扫了一遍,又换上新鲜的稻草铺床,在我的草料中还特别添加了有营养的燕麦和豆粕,闻起来香香的。紧接着她又马不停蹄地去村里请来了最好的兽医。一连几天,我都没出去干活,舒舒服服地睡了几天觉,美美做了几天梦。
  “原来我也可以活得这么舒坦。”我多么希望能永远过这种生活。于是我每天都懒懒地赖在松软的床铺上,每当有脚步声从门口传来,我都会轻轻地呻吟几声。女主人依然每天为我送来香喷喷的饭菜,可是她的眼shen却由期待变得忧伤,由忧伤变成了失望。
  直到几天后,听见男主人说:“这头驴怕是不行了,也不能干活了,就早点送它归西吧!”
  没多久,我看到男主人拿着刀走进我的房门,见了这情景,我觉得大事不好,可别再装了,别再考验他们了,便猛地站起来,又蹦又跳,来证明我的生机勃勃,可是,主人却用一句“回光返照”来概括我的行为。
  我眼睁睁地看见那刀子刺向了我的喉long,看着我的血在流淌,我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我自己都没有付出真诚,又怎能去考验他人的真诚呢?唉,我真是一头蠢驴!
  作者采用拟人化的手法,用一头驴的故事,巧妙地化解了“考验”这个抽象的题目。由于叙事角度的独特,主人公选择的新颖,细节描写的精心,使文章读来饶有趣味,特别是小驴子自作聪明要考验主人,却没有经受住主人考验的情节安排,可以说匠心独运。
  另外,卒章显志式的结尾,语句简明,发人深思。
  (指导老师:黄琼)

啊!我可真yong敢。妈妈在我的带领之下也上去了,可是妈妈却胆小如鼠的,看到她的样子我们da家都在xiao她。在大家的鼓励之下,妈妈小心翼翼地上去了,可是一看这么高,又慢慢地缩了回去。她实在没有办法和勇气,最后还是放弃了。我暗自高兴连妈妈都害怕。聪明的伊克伊克在寒假期间妈妈给wo买liao许多书,其中有一本书让我了解了中国历史文化,我觉得书shi人类进步的阶梯,mei有了书人类jiu没了文明和智慧。通过这本书,我晓得了大禹是怎样治水的,秦始王是怎样灭liu国的,周瑜是怎样火烧赤壁的……

聪明的伊克伊克:365公斤月饼现身上海

春游zai三yue八日,ke大家早在二yue中旬便得知了此消xi。于是乎,所有人都跟吃了兴奋剂si的,口中总脱不了春游,不仅下课谈,有时上课也谈,筹划着如何分组。聪明的伊克伊克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12/xzwg20141203-1-l.jpg
  她是一个雕塑家,一位教师,一个阳光灿烂的女人!她有一双锻铁成金揉纸成梦的巧手,一双穿透自然与sheng活的慧眼。如果铁块能够开口,铁块会祈求能够遇上她;如果纸张可以说话,纸张的愿望一定是让她选中。她叫沈yun庆。
  作为艺术家,沈允庆非常平实,身上渗透着一种中国人特有的文化涵养。宗白华先生曾这样谈论中国人:“中国人不是像浮士德追求着无限,乃是在一丘一壑、一花一鸟中发现了无限,表现了无限,所以他的态度是悠然意远而又怡然自足的。他是超脱的,但又不是出世的。他的画是讲求空灵的,但又是极写实的。他以气韵生动为理想,但又要充满着静气。”随着时代的变迁,现代中国人也许有着远远超出悠然意境又怡然自足的情绪,但作为一种深远的文化背景或集体心理的原型意象,它仍然潜在地影响着许多现代艺术家的生活态度与艺术追求。比如,我觉得用“超脱而不出世,空灵而又极写实,气韵生动而又充满静气”来形容沈允庆的雕塑作品,就再恰当不过了。尽管沈允庆的雕塑在不同时期有着自己独特的追求,但这种来自生命深处的精神气质以及文化底色却一直延续着。
  生活中的沈允庆随和、恬淡,性格中带着一点爽直与阳光灿烂。她总是喃喃细语的、不急不躁的,含蓄而包容,这种沉静与舒缓的性格力量最终沉淀为一种艺术风格与气质。她着迷于从破碎当中去寻求美的东西,喜欢出土的文物碎片,通过把它们修复成形,从文物器具上的道道痕迹品味着历史,在纵横交错的补痕间捕捉那种残缺美。这也许与她最初的艺术经历相关,18岁那年,她未能如她的考古家父亲所愿,进入大学历史系学习,便在父亲的建议下去省博物馆当临时工学雕塑。就这样,沈允庆在成都附近的寺庙里一待就是好几个月,工作的内容就是修复那些在“文革”期间受损的佛像。“我最早接触的雕塑是庙里各种各样的观音菩萨,而我最初认识的浮雕则是当时新都刚出土的汉画砖。”沈允庆回忆说。这最早的临时工作既为她未来的雕塑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本功,同时也把她的命运推向了另一种可能的人生。如果当年的转正名额未被人替代,她现在也许就在省博物馆工作,命运终究把她带向了雕塑艺术。否则的话,那些埋没于废铁堆中的铁、那些洁白柔和的纸张、那些所有经由她的手而最终获得生命的物什,该会多寂mo?该有多不甘?
  谈沈允庆,就不能不谈她和锻铁的结缘,不能不谈她的锻铁雕塑。铁匠铺,这种原始的手艺在现代城市的存在如同一个奇迹。然而,在成都金府路330号,一个铁匠铺却顽强地生存了下来,它引起了沈允庆极大的好奇心。带着试一试的心情,沈允庆走进铁匠铺,开始了她锻铁雕塑的艺术之旅。是的,那是一间完全传统手艺意义上的铁匠铺,锻铁被烧红,一锤锤敲打延展出铁本身的质感,一旦它们被艺术语言唤醒,就会带来一种全新的艺术表现形式。在最初的创作过程中,沈允庆先是用泥做出雕塑的草样,在铁板上画出造型,然后就在师傅的帮助下煅烧、锻打,在烧红的铁块上捶打出想要的肌理效果,然后拼接,成型……随着创作的进展,她对铁的理解与把握越来越深,创作中的灵感也随着某些锻打中的机缘而涌现。那些火花飞溅的锻打瞬间,铁本身延展出的肌理与瞬间效果开始唤起艺术家的想象力与艺术直觉——材料与创作者的互动本就是艺术工作的隐秘的愉悦。
  与铁的结缘最终成就了她的《鱼》系列和《风韵》系列作品。我尤其喜欢她的《风韵》系列,这是她独特的艺术表现方式的结晶,其间的韵味、质感、结构,都让人流连忘返。它们确实是虚实相生的,既有铁本身的质感,又有那种残缺中所蕴含着的对完整与丰满的无限接近。在这组作品中,铁的阳刚与捶打的细腻肌理,传统的铁匠工艺与现代的雕塑表现,被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像沈允庆自己所说的一样:异形的铁质通过取舍、虚实、透空,围合成坚硬的雕塑造型,自然地表现出女性的自怜与自强的矛盾心态。艺术表现的最终目的和内在灵魂渴求是统一的。
  事实上,创造锻铁雕塑时的沈允庆是好强的,她喜欢“女人也可以雕塑刚强”,强调女性与男性在艺术创作中没有高下之分。而且受制于铁这种本身带着不可磨灭的坚硬、阳刚、冰冷而理性的材料质地,沈允庆在创作中的女性特质并没有得到充分体现。尽管她本人对女性主义的一套理论并不是很强调,但女性的天性最终会融进她的雕塑中。这里特别提出沈允庆作为雕塑家的女性身份,其实只是为了寻找到一个能够更好地理解她的雕塑创作与艺术世界的窗口。相对于男性而言,女性“更倾向于献身日常要求,更关注纯粹个人的生活”。如果说人的生命本质上是一个献身过程,那么男性的献身更多地指向某种纯粹客观的东西或抽象性观念,而女性的献身则指向生命的具体性——“一种时间性的、似乎一点一滴的东西”。女人的生命直觉就在生命本身的流动中,不像男性的生命直觉那样置身于这种流动之外。表现在艺术创作中,女性自身的经验与直觉的表现都更为充分。
  在沈允庆最近的一组关于女人身体的雕塑中,我看到了女性特有的关于身体经验的艺术表达。在《惑》与以四个季节命名的人体雕塑中,我们可以触摸到丰腴的肉身巨大的魅惑力。它们丰腴、肉感,曲线柔和含蓄,造型平和,一滴滴地渗出慈悲。当它们被置于不同的环境与季节中时,体态、神情有着微妙的与环境的应和。这种对于身体的微妙体会也许只可能被女性的敏感捕捉,那是一种深掩着的微妙。诚如艺术家自己所言:“这些作品,不突出,但耐看,观众都想用手去触摸它的温度,触摸时就有了参与感想:女人的状态,虚掩着、深埋着。女人的体态,丰姿绰约,清新流利。美在简单,美在舒坦。”我想补充的是,在简单与舒坦之外,它们会带给人以巨大的迷惑,仿佛身体本身就是一个谜,可以猜想,却永远也猜不透。
  命运和艺术会驱逼着艺术家自己往前走,当一种材料在长时间的创作中被穷尽了它的可能性之后,艺术家就会去寻找新的材料,新的表现形式。沈允庆慢慢放下了锻铁,并寻找到了一种与铁有着完全不同质地的材料——纸。她的创作开始向生活本身回归。她把过去做雕塑的材料完全颠覆,要把雕塑做得更轻,更环保、更低碳、更当代,更能让大众接受。在《物态》系列作品中,她用纸捏塑出白菜的物态,茎、脉栩栩如生,其中,纸形塑了白菜的质地,白菜的物态也延伸了纸张的可能性,将这二者融合在一起的,是一双无比灵巧的手,是艺术慧性的想象力,同时也是艺术家对于日常事物的物性直观。只有真正懂得纸和懂得生活的人才可能从中直观到这种物态的亲切,同时,利用光,让纸散发出它可能的光芒,一切仿佛纸上幻境。
  艺术家对于日常生活的敏感与回归,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成熟。不能小看它的意义。思想家西美尔在谈到现代性时说,现代人喜欢追求种种伪造的理想:在名目繁多理想中,生活的实质内容变得越来越形式化地空洞,越来越没有个体灵魂的印痕,生命的质地越来越稀薄。人的生活、生命的质地逐渐在技术中隐身,而艺术在这一点上恰好形成对现代生活的一种拯救。它重新恢复了人的生活感觉的品质:人们对事物的微妙差别和独特性质重新获得了细腻的感受能力,在平淡中变为独特的个体。沈允庆的物态系列,有助于恢复个体灵魂对生活的感觉,使一个人的灵魂保持高雅、独特、内在。这是她的艺术创作的真正意义所在。
  附:沈允庆,当代著名雕塑家,就职于四川雕塑艺术院,院长助理,国家二级美术师。曾作为中国唯一的女雕塑家参加在bei京举办的“国际城市雕塑艺术展”,在现场制作长达1个多月,其间中央电视台“半边天”栏目对她进行了《女性与雕塑》的专题采访和报道。

聪明的伊克伊克:已被警方控制!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12/xzwg20141202-4-l.jpg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12/xzwg20141202-3-l.jpg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12/xzwg20141202-2-l.jpg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12/xzwg20141202-1-l.jpg
  读书人是世间de幸福人,因为他除了拥you现实的世界之外,还拥有另一个更为浩瀚也更为丰富的世界。现实的世界是人人都有的,而后一个世界却为读书人所独有。那些不读书的人是多么地不幸,他们的丧失是不可补偿的。世间有诸多的不平等,如财富的不平等,权力的不平等,而阅读能力的拥有或丧失却体现为精神的不平等。
  一个人的一生,只能经历自己拥有的那一份欣悦,那一份苦难,也许再加上他亲自闻知的那一些关于自身以外的经历和经验。然而,人们通过读书,却能进入不同时空的诸多他人的世界。这样,具有阅读能力的人,无形间获得了超越有限生命的无限可能性。
  我向来不愿打着“我们”的幌子,因打幌子的人背后总会有什么不体面的原因。至少媒体中所喧嚷的90后,和我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我觉得他们好陌生。然而,人终是社会的人,无法拨开时代的迷雾。时间是一枚章,盖在一代人不同的地方,有的显眼,有的隐蔽。身为物理意义上的90后,我觉得八九十年代,更令我着迷。
  《我们这一代》是摄影师肖全的人像摄影集,其拍摄对象“这一代”的生命起点在上世纪50到60年代间,主要身份是艺术工作者,拍摄时间在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肖全摄取了那个时间段里他们生命的某个极具个性的瞬间,并写下十万字对往事的回忆。
  本科读中文的我,毕业后从学校出来,又进了学校,学习电影。我常想:影像和文字之间的鸿沟到底有多深?我为什么要越过这鸿沟?到头来是影像的真实在强烈地吸引我,就如这本影集,它见证了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这一时期中国发生的巨变,所谓摸着石头过河,但并不知河有多深。肖全用影像和文字,为河流测试着体温。
  第一次对肖全有直观印象是在纪录片《流亡的顾城》中,肖全作为受访者,回忆了顾城在1986年成都诗会上的言行。肖全在片中提到,顾城被狂热的诗迷困在化妆室,他并未像其他诗人在琢磨着成为“ming星”的快感,而是感到愤怒,冲了出去。这一段话在书中肖全作了更细致的描写。顾城全然的纯粹与自由驱动他这么做,熟读顾城的读者想必能完全理解。肖全还记录道,顾城曾看着拉大锯的师傅,说自己多喜欢这些刚锯下来的木屑,他能感受到这些都是新的生命。有信仰的人能在一抹阳光里看到神明,而顾城能在万事万物中看到生命,木屑也能看懂他。肖全的第一张照片就是顾城和谢烨在窗边的样子,顾城的毛线帽和谢烨的毛衣仿佛把他们连在一起,那还是在1986年。
  肖全为艺术家们拍摄的照片不仅是“拍谁就是谁一生最好的照片”,更是时代的一枚切片。我得以与残雪、苏童、西川、刘恒、牟森,窦唯等百余人直接对视。在那些文字和眼睛里,我看到了艺术的力量,诗歌能把太阳照瞎,音乐能把雷声震聋,绘画能使盲人复明。艺术成为第一和唯一的现实,而现实则是无意义的。而如今,《小苹果》比牛顿的苹果还流行,诗歌专柜也只能翻炒海子和顾城的冷饭。每次看到书店里海子和顾城被又一次翻新,我就感觉很疼,感觉他们被商人利用和算计了,成为某种工具。尽管学术界认为现代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我看到的极限却不过是曾经的起点。艺术在这个时代,更多不是来自心底的那束光,而是人们借以区分他人的标志。艺术的力量被相关部门关了一部分的同时,也被普通大众放弃掉一部分。所有种种,都让我向往那个年代。历史素来裹着浓雾,肖全用力拨开一部分,它就亮了一部分。
  肖全同时表现了对艺术家个体生命独到角度的关注。比如王朔素来没正形,但他在肖全镜头中却是一个认真在听别人讲话的听众,这为观者提供另一个角度去理解王朔。郭路生的《相信未来》拯救了无数失去信心的知青,但在肖全的镜头下,他自己却亟待拯救。肖全记道,郭路生晚年在福利医院,被当成疯子,被人遗忘。他必须要通过和医生领外出假条,才能出去请肖全吃饺子喝啤酒。他仍还在写诗,还在写十吨也激不起波澜的诗,食指在福利院,成了无用的小拇指。他到底是在避世,还是世界不需要他,在避他?不能深想,令人唏嘘。田壮壮的照片更令人动容。1994年,田壮壮去探张艺谋的班,那时他因偷偷放了一只风筝被电影局关了禁闭。肖全记录了他看着老同学张艺谋热火朝天工作时自己情不自禁咬着大拇指的模样。可以说这一瞬间是残忍的,他渴望电影,但无法进入到电影。这一秒被肖全捉到,却是田某种意义上的全部。不久前刚离世的张承志与肖全也有交集,照片中的他就像肖全所言:“这种长相会让你想到古代起义军领袖。”他的眉毛像刚吃饱墨汁的毛笔直接涂上去的,它们微微蹙在一起,形成一个小山包,山包看上去很矮,但又很高,高到很少有人能涉足其上,上面跑满了不随波逐流的骏马。还有窦唯,窦唯站在一条胡同里,逆光,短发,西装,光铺在他的身上,镜框融化在光里。窦唯善于沉默,仿佛所有的声音都被音乐霸占了,仿佛永远活在音乐里,仿佛那太阳是为那天的拍摄而升起的。
  作为一个学习影像的学生,在技术层面,我会关注肖全如何用画面讲故事,他选择或布置一个什么动作,能泄露主角的全部秘密。观察动作对于一个影像工作者无疑也是一个极好的训练。舞蹈家杨丽萍照镜子,仿佛“孔雀”在自赏。文学批评家吴亮的后jing是一个禁止喇叭的标志。刘晓东将画笔伸向镜头,仿佛他正在画“我”,表明着他的平民姿态。罗中立与一位酷似“父亲”的船夫并置在一起。张艺谋张大嘴巴,在呐喊——向世界发出声音,也是喘息——在名利海洋中挣扎。苏童抽着烟,仰拍到的他和贴在房顶的女人海报离得很近,他的文字更是进入了女人内心。摄影师手里拿着相机,摄影师有时很难准确定位自己观者与被观者的身份。在一张照片中,一个简单的前景或者后景可能比表情更能准确解释主角,就像人群不过也只是时代的前景或后景罢了。
  在《我们这一代》中,我走近一些人,走进一些人。他们能代表那一代人吗?不能。拥有黑夜给予的黑眼睛的人,并不都想用来寻找光明,有的想找发光的金子,有的想找向阳的房子,但他们代表了一部分人,愿意和艺术相依相守的一些人。当我孤独时,我就翻翻书,看看他们,尽管还是孤独,但我想,还好曾有人和我一起孤独。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商贩疑曾遇见涠洲岛失联女孩,打人者持精神残疾证明!,台风"韦帕"携强风雨登陆海南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